费德勒谈球童递毛巾引发争议:他们应该受到尊重

  北京时间10月9日消息,作为卫冕冠军,费德勒出席了上海大师赛赛前新闻发布会,瑞士人就比赛中是否应该让球童递毛巾以及拉沃尔杯赛时间安排是否影响亚洲赛季这两个话题发表了看法。

  不久前的深圳赛,西班牙球员沃达斯科因为球童递毛巾速度不够快而对其进行了呵斥。此事引发不小争议,随即有关于球童是否应该给球员递毛巾的讨论,有人提议应该在后场装挂钩之类挂毛巾,让球员自己拿。对此,费德勒表示:“我觉得安排球童的目的就是缩短分与分之间消耗的时间。如果弄个挂钩或其他什么的,感觉每一分结束后都会浪费3秒钟,听起来可能不多,如果是一场5小时的比赛,观众看到的和网球相关的部分就更少了,而比赛其实可以早点结束的。让球童递毛巾,这样球员就不用再走到后场了。”

  有记者提及毛巾浸满了汗水,甚至有球员会拿毛巾擤鼻子,作为四个孩子父亲的费德勒会怎么看待呢?“我也当过两年的球童。我懂,大多数球童都知道自己要承受怎样的压力。问题是现在的球童年龄越来越小了。对12岁以下的球童来说,要理解球员可能不容易。当然了,我们应该尊敬球童,但并不是所有球员都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不是件容易的事。至于擤鼻子,我记得几年前,我们球员被告知不要用毛巾擤鼻子。但当比赛打得很激烈时,你该怎么办,难道说不好意思我要先去擤下鼻子,一分钟后回来吗?不过我已经不那么做了,以前我也不是经常那样的。我觉得其实我们在这方面做得还是很好的,应该保持下去。球童很重要,也是网球比赛的未来,就像曾经的我。那时我离开球场时,是心满意足的。”

  拉沃尔杯被安排在美网之后,因为时间冲突,诸如安德森、蒂亚福这样的球员都因此退出了成都赛。德约科维奇也因为参加拉沃尔杯,处于休整的目的,缺席了中网。当被问到拉沃尔杯对亚洲赛季的影响时,费德勒回答:“这是球员们自己的决定。其实整个赛季都是一样的,你得合理制定计划。我个人在拉沃尔杯的经历是非常愉快的,因为这是一项团队赛。其实,赛季快结束时,有疲惫感是很正常的,我的感觉可能不一样,不过我在赛季中期休息了三个月。当然,我也不喜欢退赛,所以我一直希望能起到表率作用,只与我确定会参加的赛事签约,而且我总是能得到外卡。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球员都有这个资格。但我真的不喜欢退赛,你得为组委会和球迷考虑。”